ENGLISH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组织机构
科研成果
研究队伍
人才培养
国际交流
信息公开
人才招聘
   2009
   综合新闻
      本年度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通讯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综合新闻 > 2009
席南华: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学家
2009-12-07 | 编辑:

文章来源:《科学时报》 2009-12-7 A1 要闻,作者:易蓉蓉

  一张堆满资料的书桌,一张电脑桌,一排书柜,几把椅子,这就是席南华的办公室,简单至极。朝南房间的冬日阳光带来温暖。席南华瘦削而高挑,些许白发,简洁的毛衣和休闲裤,一副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

  异乡难得“家园感”

  席南华是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从小就对数学情有独钟,继承了父亲有毅力、能吃苦和执著的品性,内敛的性格也是他从事研究不可多得的优势。高一提前参加高考只让他考上一个师范专科学校,而不是父亲意想中的中科大少年班。在一个乡村中学教了一年书后,席南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研究生,师从著名代数学家曹锡华。

  1988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席南华到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随后留所继续工作。这里有着优良传统的学术环境,他如鱼得水。

  因为出色的工作,席南华应邀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波恩马普数学所和法国高等科学研究院等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作研究。“在国外一流的学术机构作研究,对提高自己的水平和开阔眼界很重要。作为一种经历,会有益于认识不同的文化和思考方式。”但他从未想过要留在国外长期工作。

  “在国外生活,异乡很难提供‘家园感’,社会地位和当地人也有差别,对其主流文化的理解也不会很透彻。在我的故乡,人们都在为更好的生活和人的尊严而辛勤工作,我想我的命运是和他们联系在一起的。”

  经费够用就行

  他认为科研经费够用就行了。从1994年到2005年的十余年间,他只申请了一笔科研经费,即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其间没再写过其他基金申请书。他说:“写经费申请书,及随后的年度和结题报告太花时间了。为不是必需的经费花时间与精力,还会影响我的心境,进而给研究工作带来无形的干扰,最后得不偿失。”他也多次拒绝记者的采访,因为“没弄明白采访的意义是什么,且只会浪费时间”。数学对于他是“乐趣和爱好,很高兴还可以成为谋生的手段”。

  席南华为人低调、朴实,对物质上的要求不多。在数学所工作21年,他很少向单位提个人要求,从不为个人利益给单位添麻烦。

  2005年,席南华因肺部严重感染和肺积水入院治疗,检查发现他有严重的肝硬化和早期肝癌。经过紧张救治和肝移植手术,席南华的健康状况渐渐恢复。与病魔的斗争和生死的考验并没有让他停止做数学的脚步。2007年他的一项重要工作被美国数学会最好的杂志Jour. Amer. Math. Soc.发表。这是大陆学者首次独立在这个顶尖数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目前大陆学者仅独立在其上发表两篇论文。2008年他的另一项工作被欧洲数学会杂志Jour. European Math. Soc.接受发表。

  但手术对健康还是很有影响,他感到易疲劳、需要多休息,服用抗排异药使他的免疫力较常人低。他现在常游泳和冥想,希望身体更健康。

  席南华说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状态“非常满意”,“能自由自在地作研究。从来不担心什么,有问题就去解决它,不能解决的,担心也没有用。当上了院士对我的工作和生活应该不会有大的影响,我愿意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科研人员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学问和带学生,和这项荣誉之间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Highly nontrivial

  席南华的研究领域为代数群与量子群,是主流数学,竞争激烈。其工作跨学科、交叉性强、难度大,需要艰深的代数和几何知识。他对基本和重要的困难问题锲而不舍,与世界一流数学家竞争,成果突出。

  他最为人称道的工作是对仿射A型外尔群证明了Lusztig关于基环的猜想,这项长达95页的工作被美国数学会以单行本形式发表。Lusztig是代数群与量子群的领军人物, 他的猜想揭示了若干不同对象之间的深刻联系。席南华的这项工作被称为“highly nontrivial”(高度非凡的),一流数学家R.Bezrukavnikov和H. Nakajima后来分别用几何和量子群的方法重新证明了他的结果,Lusztig在其个人网页中,提到席南华的上述工作。这项工作在量子群、代数表示论、p进群的表示等方向均有深入应用。在著名几何学家Baum等人的一项非交换几何的工作中起关键作用。

  席南华另一项有影响的工作是确定了Deligne-Langlands关于仿射赫克代数的猜想成立的充要条件。两位美国科学院院士Kazhdan和Lusztig解决了部分问题。Ginzburg,现芝加哥大学教授,做错了;Grojnowski,现剑桥大学教授,宣布解决了问题,但至今未见证明。这两位教授都作过国际数学家大会邀请报告。席南华的工作说明了什么时候猜想成立,什么时候不成立,从而圆满解决了这个问题。这项工作的一部分被德国Springer-Verlag以专著形式发表(137页),另一部分发表于Jour. Amer. Math. Soc.。

  他的专著和论文引起同行的很大兴趣,不仅代数学家Lusztig、Ariki、Lehrer、Parshall、Scott等引用,还有几何学家如Baum等引用。国际上多人如Bremke、Guilhot、陈宇等研究了专著提出的问题。专著中的一个原始想法被Miemietz等人利用。Aubert等人最近的论文把专著中的一些结果用于研究一些几何结构。这些事实可以反映席南华此项工作的高水平和影响之广泛。

  此外,他与Lusztig合作发现了仿射外尔群的每个双边胞腔含有唯一的典范左胞腔。这项工作在代数群、李代数、量子群、李群等不同的方向均有深刻的应用。如Lusztig关于其基环的猜想和Bezrukavnikov对此猜想的证明,Humphreys把它与李代数的表示联系起来,Ostrik等人把它用于研究量子群的倾斜模范畴等等。文中一个结果被Matsumoto称为“深刻”并用于其研究李群的论文中。

  席南华还对量子群的基和表示有深入、系统的研究。量子群是重要的研究对象,Drinfeld主要因为引进量子群获Fields奖。席南华在量子群上的工作为他人的一些后续研究提供了基础、启示和技术上的帮助, 一些想法被他人跟随。其工作被著名数学家H. Nakajima、R. Carter、V. Chari等引用。Andersen、Jantzen、Soergel等人一项著名的工作用到席南华的结果。引用者Nakajima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作过全会报告,获美国数学会代数Cole奖,Andersen、Jantzen、Soergel等3人均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作过邀请报告。

  与他合作过的数学家均是著名数学家,有G. Lusztig(一流数学家)、G. Lehrer(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V. Chari(美国著名数学家)和T. Tanisaki(日本著名数学家)等。

  力量仍在积蓄

  痴迷数学,对数学问题有自己的品味,从不在乎外部环境影响的席南华被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院长郭雷称为“新时代陈景润式的数学家”。席南华认为这个评价不一定十分恰当:“共同点是都热爱数学。两人的时代不一样,其他方面可能难比较。陈景润是一个光辉的数学家,我应该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学家。”

  对未来,席南华充满期待:“自己感到力量仍在积蓄,可以做出更好的工作!”

  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席南华表达了自己对妻子的深情感谢:“她就像一位天仙来到人间,成就了我这个凡人的幸福!”

  

附件下载: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研究院电子政务平台    中科院邮件系统    图书馆    会议服务平台
 
新闻动态 | 学术期刊 | 创新文化 | 党群园地 | 校友会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京ICP备05002806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20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政编码:100190
电话:86-10-82541777  Fax:86-10-82541972  Email:contact@amss.ac.cn